/核桃樹的往事

  家門前有一顆大核桃樹,它的年齡比我還大,從我記事那時起它就是參天大樹了。
  春天它會開滿許多像毛毛蟲的花朵,這時也是蜜蜂最多的時候,就算你站在樹的遠處你也會清晰的聽見喔喔的聲音,剛出的綠芽襯托著綠色的花,使它有種特別的可愛。這時我奶奶就會叫上我去核桃樹下去拾花朵,奶奶說:“別看它不起眼,像亂毛線團一樣,把它碾成粉和上面粉放到油鍋裏炸成煎餅還是非常好吃的,最重要的是它能治頭痛!”我小時候很愛頭痛所以我吃的核桃餅不少,到現在我還依晰地記著那種特別的香味!
  夏天這是我最愛的季節,這時候也都放暑假了,我常常和幾個夥伴一同去下河洗澡,渴了就鑽進別人的西瓜田裏,盡管這是大人們不喜歡我們做的事,四川的夏天其實是很熱的,而我們家的避暑方式就是一大家人把涼席鋪在核桃樹下的地上,每個人都備上一把蒲扇以便驅蚊用,再加上一個收音機,那種特別的感覺就有了,每次我躺在席上奶奶都會用蒲扇不緊不慢地給我扇著,而我就望著樹上的小黑核桃想著可以吃它的場景。
  秋天到了,大人們開始在田間農忙了,悶沉的打谷聲標志著豐收的到來,我家忙完農忙最高興的事就是打核桃了,爺爺會到竹林裏去砍一根很長的細竹竿,爸爸就爬上樹用竹竿把有我拳頭那麽大的核桃一個個打下來,媽媽和奶奶就在下面撿核桃,我也加入其中,我總是在爸爸的下面搶著撿剛打下來的核桃,而我也總是被落下來的核桃打中,頭砸痛了自己揉揉然後又加入其中,一家人看著我都大笑起來。核桃打下來後,要把外皮給去掉只剩下核,再在太陽底下曬幾天就可以吃到美味的核桃了,而我總是在去皮時就拿來吃,核桃皮的汁常常把我的臉和手都染成黑色,爺爺總是在這時叫我非洲人。
  冬天來了所有農活也都幹完了,這還不是大人們最放松的時侯,因爲要開始准備年貨了,其中最不可缺少的就是臘肉了,而制作臘肉中的重要過程就是熏肉了,要把肉熏成金黃色才好,于是我們全家動員去收集核桃葉,我家的核桃樹冬天地上常常沒有落葉,肉常常要熏到半晚,而冬季的白天又是那麽的短,傍晚我坐在熏肉的爐子旁,一邊享著暖,一邊添著核桃葉,看著火紅色的光我心裏有種特別的感覺!

   與你擦肩而過,我是否可以握住你的手?
  很多事情注定要有個結束,當我們擦肩而過的時候,應學會遺忘。
  人隨風過,新月彎彎。傍晚不見光明,暮色中小鳥歸去,有多少個明天可以等候?不曾忘記的是什麽,相識的理想是否明白?命運的束縛,又是否可以掙脫?人生的遺憾在所難免,命運也許能夠轉彎。
  你到底爲了什麽而存在,我的存在又是爲了什麽?
  飛鳥劃破星空沒有痕迹,感謝你的每一晚,星星重新閃耀,光芒不再……祈禱你的每一日,天氣變化不斷,如若心情此起彼伏。
  承蒙上天眷顧。相信你會掙脫命運的束縛。
  與死神並肩于同一水平線上,沒有恐懼,亦無感覺。一平的海岸線,有我的祈禱與祝賀,不知道那是感激,還是感傷?
  不是因爲你的付出,而是因爲你證明了,這個世界上痛苦的不止你一個。
  天終究還是放晴了,他舍不得變暗,因爲那樣你就看不到路了。
  這是個充滿希望的清晨,卻蓋不住這個世界的哀傷。明明不在乎,我卻刻意早起了幾分鍾,還咽下許多苦色的咖啡,只是帶著想知道你的狀態的沖動走上去。很好,沒我想像的蒼白。那個是笑容嗎?開心與痛苦混淆著。你依然會笑,激起所有的蕩漾。
  也許,你也一樣。
  想哭的時候,閉上眼睛不讓它流淚;孤獨寂寞的時候,靜靜地看著天空;傷心的時候,找個地方,然後告訴自己要堅強;難過的時候,總會僞裝自己,對別人笑;失敗的時候,盡管自己已無力也要爬起來,最後告訴別人我很堅強。這真像個愚蠢的高中生活過程。我樣。
  想哭的時候,閉上眼睛不讓它流淚;孤獨寂寞的時候,靜靜地看著天空;傷心的時候,找個地方,然後告訴自己要堅強;難過的時候,總會僞裝自己,對別人笑;失敗的時候,盡管自己已無力也要爬起來,最後告訴別人我很堅強。這真像個愚蠢的高中生活過程。我的曆程……
  我會多說話,但那扇門好像打不開,好像那不是同齡人所能理解的思想。我討厭說些無意義的無聊語言。
  可卻說了一句。
  “很想,握住你的手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