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絡遊戲遊戲_另一種鄉村生活

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18日 來源:北極星電力網 關鍵詞:網絡遊戲遊戲

可誰知其中又有多少心酸,只有自己知道。

三年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;三年,從當初的懵懂少年,成長爲現如今成熟的青年。



在藍天、白雲的背景裏,一座座稍顯破舊的瓦屋坐落在黃黃的沙土上,時不時有些家雞在地上啄食。一星期兩次的大趕集,使得街上人山人海,熱鬧非凡。渾厚的吆喝聲、待賣的家禽叫,時不時還傳來砍價的爭論聲……這一切是那麽的親切。除了趕集之外的其他時日,街上已不再熱鬧,小小的集市上難得見一個人,這也難怪,人們都到田裏忙著農活呢。看著一片片田地,心中又頓生一陣舒坦。

還記得那年,爲了中考,網絡遊戲遊戲們可謂是吃盡了苦,受盡了累。

是啊,家鄉的變化大多了,人們都過上了另一種鄉村生活,離城市的繁華喧囂雖然還有一定的距離,但也正向著這個方向一步步邁進,是該高興,可是我的心裏卻有些說不出的感覺……

曾經的誓言,如今在耳聁環繞不散。

藍天、白雲依舊,只是黃黃的沙土上,鋪上了一層平坦的水泥路。在水泥路上,大多數的瓦屋已經變成了一層、兩層,甚至更高的平房。現在,人們不像以前那樣起得那麽早了,我不禁疑惑:他們不去種田嗎?帶著疑惑,我來到他們耕種的田地,乍一看,一片綠,細一看,農田只剩得星星點點,取而代之的,是一大片野草和浮萍。我似乎明白了,種田沒什麽錢,想錢的都去幹別的事了。

我有個在城市生活的叔叔,有一次跟我們一起回到家鄉,看到這樣的情景,便調侃地對我們說:“現在的村佬厲害多了,西裝革履,整天就在茶館裏喝茶聊天,比網絡遊戲遊戲們還閑……”

可誰知其中又有多少心酸,只有自己知道。

三年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;三年,從當初的懵懂少年,成長爲現如今成熟的青年。



在藍天、白雲的背景裏,一座座稍顯破舊的瓦屋坐落在黃黃的沙土上,時不時有些家雞在地上啄食。一星期兩次的大趕集,使得街上人山人海,熱鬧非凡。渾厚的吆喝聲、待賣的家禽叫,時不時還傳來砍價的爭論聲……這一切是那麽的親切。除了趕集之外的其他時日,街上已不再熱鬧,小小的集市上難得見一個人,這也難怪,人們都到田裏忙著農活呢。看著一片片田地,心中又頓生一陣舒坦。

還記得那年,爲了中考,網絡遊戲遊戲們可謂是吃盡了苦,受盡了累。

是啊,家鄉的變化大多了,人們都過上了另一種鄉村生活,離城市的繁華喧囂雖然還有一定的距離,但也正向著這個方向一步步邁進,是該高興,可是我的心裏卻有些說不出的感覺……

曾經的誓言,如今在耳聁環繞不散。

藍天、白雲依舊,只是黃黃的沙土上,鋪上了一層平坦的水泥路。在水泥路上,大多數的瓦屋已經變成了一層、兩層,甚至更高的平房。現在,人們不像以前那樣起得那麽早了,我不禁疑惑:他們不去種田嗎?帶著疑惑,我來到他們耕種的田地,乍一看,一片綠,細一看,農田只剩得星星點點,取而代之的,是一大片野草和浮萍。我似乎明白了,種田沒什麽錢,想錢的都去幹別的事了。

我有個在城市生活的叔叔,有一次跟我們一起回到家鄉,看到這樣的情景,便調侃地對我們說:“現在的村佬厲害多了,西裝革履,整天就在茶館裏喝茶聊天,比網絡遊戲遊戲們還閑……”

可誰知其中又有多少心酸,只有自己知道。

三年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;三年,從當初的懵懂少年,成長爲現如今成熟的青年。



在藍天、白雲的背景裏,一座座稍顯破舊的瓦屋坐落在黃黃的沙土上,時不時有些家雞在地上啄食。一星期兩次的大趕集,使得街上人山人海,熱鬧非凡。渾厚的吆喝聲、待賣的家禽叫,時不時還傳來砍價的爭論聲……這一切是那麽的親切。除了趕集之外的其他時日,街上已不再熱鬧,小小的集市上難得見一個人,這也難怪,人們都到田裏忙著農活呢。看著一片片田地,心中又頓生一陣舒坦。

還記得那年,爲了中考,網絡遊戲遊戲們可謂是吃盡了苦,受盡了累。

是啊,家鄉的變化大多了,人們都過上了另一種鄉村生活,離城市的繁華喧囂雖然還有一定的距離,但也正向著這個方向一步步邁進,是該高興,可是我的心裏卻有些說不出的感覺……

曾經的誓言,如今在耳聁環繞不散。

藍天、白雲依舊,只是黃黃的沙土上,鋪上了一層平坦的水泥路。在水泥路上,大多數的瓦屋已經變成了一層、兩層,甚至更高的平房。現在,人們不像以前那樣起得那麽早了,我不禁疑惑:他們不去種田嗎?帶著疑惑,我來到他們耕種的田地,乍一看,一片綠,細一看,農田只剩得星星點點,取而代之的,是一大片野草和浮萍。我似乎明白了,種田沒什麽錢,想錢的都去幹別的事了。

我有個在城市生活的叔叔,有一次跟我們一起回到家鄉,看到這樣的情景,便調侃地對我們說:“現在的村佬厲害多了,西裝革履,整天就在茶館裏喝茶聊天,比網絡遊戲遊戲們還閑……”

猜你喜歡